基本資料 | 最新文章 | 留言 | 文字雲 | 2017總體檢 | 舊文查詢 | 序列分析 | 按讚粉絲團 | 關聯粉絲團 | 標籤建議 | 網域分布 | 連結資源 |

檢察官監督司改聯盟 在 28 天內發文

開始日: 結束日:
月份: 月份選擇: 2018-10 | 2018-11 |
排名粉絲團時間分享按讚圖示內容
1
2018-11-05 11:43:3500舉報現職基隆市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利用他當警察官員的權力拿刀殺人部分不起訴, 基隆市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殺我的時候 他是警務人員公務人員身分 知法犯法, 罪加一等。 當天晚上我被殺的時候我馬上到基隆市安南橋派出所去報案,進入派出所就看到謝建邦夫妻已經在派出所裡面,我進去派出所高舉起雙手說我被殺被謝建邦殺了結果派出所並沒有為我完成報案程序,派出所員警說我報案時間太短,我又在派出所內謝建邦夫妻爭吵鬧, 隨後就到醫院包紮傷口 ,難道這個就不算是報案了嗎, 我有錄影帶為證 ,這就是官官相護, 拿刀殺人是現行犯,沒有馬上 逮捕他 , 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殺人後 跑到安瀾橋派出所是需求庇護, 有道理嗎?有公平嗎? 我是在民國98年8月19日晚上19點35分被住在樓上的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大型工業用美工刀砍殺我, 我跟他是因為他不時的從樓上倒大桶髒的水下來屢勸不聽之下才起口角,他謝建邦拿刀砍向我的脖子是要致我與死地,要殺死我,但在當時我出於緊急我用左手去擋住才沒有被他砍死,才砍斷我的我的左手手背手筋兩條縫合30針,有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應當時的案發地點就在本棟大樓的一樓, 有監視器在錄影他警察謝建邦砍殺我的過程證據,很奇怪他警察謝建邦隔天就先去找了自己的同事,{ 安南橋派出所的同事 }就先去調了本大樓的錄影監視器這個監視器是用 [警察的公務基金] 所裝設的,難怪有官官相護之嫌疑, 監視錄影器調到的結果可想而知是沒有那一天的畫面,但在當時說是他謝建邦拿刀砍殺砍向我的脖子的畫面沒有錄到,很奇怪只有錄到前面一天及後面一天,就是剛好警察謝建邦拿刀要殺死我的那一天畫面沒有錄到。 當時他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向我的脖子的畫面不見了,當時我就覺得有鬼,可是因為他們家謝姓家族在地方及中央有政治勢力強大,我也無可奈何,但誰知道更可惡的事,在事發半年後,警察單位把錄影監視器主機及兩隻攝像頭全面拆除,毀滅證據,把他警察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証據,拿去滅證。 案發當時我並不知道謝建邦是警察, 我是後來 才得知他是警察官員謝建邦, 現在回想起來,難怪本棟大樓監視錄影器錄不到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畫面會被洗掉, 本棟大樓的監視錄影器是用警察的公務公共基金去裝設的,這是強大的證據,怎麼沒有給當時的承辦檢察官,這不是官官相護,什麼才是官官相護。 錄影監視器主機就裝在大樓的1樓, 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是誰洗掉的就不知,監視器的攝像頭剛好就照在,就是我被他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的地點,他警察謝建邦拿刀是要殺死我 , [是殺人未遂罪,不是只有重傷害罪] , 懇請社會大眾評評理。 錄影監視器雖然有被洗掉,但是可以用科技還原的技術還原當時的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案發經過。 奇怪的事為何警察的公務基金可以用在民間的住宅內呢?這個就是我不懂的地方了? 懇請社會大眾評評理, 有公道嗎?有公平嗎?有正義嗎?
2
2018-11-14 14:20:0700舉報現職基隆市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利用他當警察官員的權力拿刀殺人部分不起訴, 基隆市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殺我的時候 他是警務人員公務人員身分 知法犯法, 罪加一等。 當天晚上我被殺的時候我馬上到基隆市安南橋派出所去報案,進入派出所就看到謝建邦夫妻已經在派出所裡面,我進去派出所高舉起雙手說我被殺被謝建邦殺了結果派出所並沒有為我完成報案程序,派出所員警說我報案時間太短,我又在派出所內謝建邦夫妻爭吵鬧, 隨後就到醫院包紮傷口 ,難道這個就不算是報案了嗎, 我有錄影帶為證 ,這就是官官相護, 拿刀殺人是現行犯,沒有馬上 逮捕他 , 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殺人後 跑到安瀾橋派出所是需求庇護, 有道理嗎?有公平嗎? 我是在民國98年8月19日晚上19點35分被住在樓上的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大型工業用美工刀砍殺我, 我跟他是因為他不時的從樓上倒大桶髒的水下來屢勸不聽之下才起口角,他謝建邦拿刀砍向我的脖子是要致我與死地,要殺死我,但在當時我出於緊急我用左手去擋住才沒有被他砍死,才砍斷我的我的左手手背手筋兩條縫合30針,有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應當時的案發地點就在本棟大樓的一樓, 有監視器在錄影他警察謝建邦砍殺我的過程證據,很奇怪他警察謝建邦隔天就先去找了自己的同事,{ 安南橋派出所的同事 }就先去調了本大樓的錄影監視器這個監視器是用 [警察的公務基金] 所裝設的,難怪有官官相護之嫌疑, 監視錄影器調到的結果可想而知是沒有那一天的畫面,但在當時說是他謝建邦拿刀砍殺砍向我的脖子的畫面沒有錄到,很奇怪只有錄到前面一天及後面一天,就是剛好警察謝建邦拿刀要殺死我的那一天畫面沒有錄到。 當時他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向我的脖子的畫面不見了,當時我就覺得有鬼,可是因為他們家謝姓家族在地方及中央有政治勢力強大,我也無可奈何,但誰知道更可惡的事,在事發半年後,警察單位把錄影監視器主機及兩隻攝像頭全面拆除,毀滅證據,把他警察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証據,拿去滅證。 案發當時我並不知道謝建邦是警察, 我是後來 才得知他是警察官員謝建邦, 現在回想起來,難怪本棟大樓監視錄影器錄不到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畫面會被洗掉, 本棟大樓的監視錄影器是用警察的公務公共基金去裝設的,這是強大的證據,怎麼沒有給當時的承辦檢察官,這不是官官相護,什麼才是官官相護。 錄影監視器主機就裝在大樓的1樓, 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是誰洗掉的就不知,監視器的攝像頭剛好就照在,就是我被他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的地點,他警察謝建邦拿刀是要殺死我 , [是殺人未遂罪,不是只有重傷害罪] , 懇請社會大眾評評理。 錄影監視器雖然有被洗掉,但是可以用科技還原的技術還原當時的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案發經過。 奇怪的事為何警察的公務基金可以用在民間的住宅內呢?這個就是我不懂的地方了? 懇請社會大眾評評理, 有公道嗎?有公平嗎?有正義嗎?
3
2018-11-01 19:07:4200車禍疑點2(針對原告頭部不可能撞到方向盤) 案號:107年度交訴字第26號 順股(原審交訴字第80號 壬股,洪股107年度偵字第17385號) 為 原告證據不足且對原告左胸壁及頭部同時撞上方向盤之事件,提出答辯事: 壹、答辯事實及理由:TOYOTA車主手冊證明汽車碰撞時會因慣性定律,人身體會向前向上移動,但原告竟反而頭部向下90度以上去碰到方向盤,如此違反自然定律竟還有人相信?(有書為證) 私家車追撞計程車,兩車無一點點傷痕(交通警察及本人都有照片),沒有左胸壁受傷照片現場見原告2次頭部無挫傷痕跡,只有一次就醫證明及診斷書說左側壁及頭部同時撞方向盤而挫傷,願以2千元和解及請新店調解委員會調解都被拒絕,最後被檢察官起訴,原告要求30萬賠償, 但它不是沒工作的我能負擔,而它屬強制險範圍,請他向我投保的保險公司要求賠償原告都不理。 1、試問若你站在牆壁前50公分看公告,突然有人不小心從後撞你一下,使你身體不由自主往前,會有人不伸出雙手去擋,在追撞不到一秒時間內,竟用右臉向下約90度角以上去撞牆,而且還有挫傷照片,請問事實和證據之間你相信誰?難道用頭去擋會比用手去擋更快更不會受傷嗎? 2、在TOYOTA車主安全配備手冊中指出未繫安全帶在緊急剎車或車禍追撞可能發生4種危險:胸部撞 到方向盤.頭部撞擊前擋風玻璃.身體被拋出車外.身體在車內翻滾,這更顯示頭部不可能撞上方向盤。汽車發生碰撞時,因物理慣性作用,身體會向前向上移動(TOYOTA車主手冊有提到-有書為證) 因以我約163公分身高,方向盤最高只至我乳房附近,所以在高速公路車禍死亡原因,大都被拋出車外所以頭部是不能在撞擊一瞬間立刻低頭至90度以上去撞到方向盤,希望法官大人明察。幾乎在所有的碰撞中,安全帶都可以發揮對乘客的保護效果,降低乘客受傷或致命的機會。所以不論是前座或後座乘客,都應繫好安全帶。(這是車輛安全配備手冊中所提的-有書為證) 3、舉最有名追撞案例:許瑋倫助理為何沒受甚傷,但許瑋倫卻送醫不治。國道三隊刑事組陳姓員警分析這場車禍,造成許瑋倫香消玉殞的3個主要原因,是沒安全帶保護、沒支撐物可抓及沒機會抱頭保護自己。陳姓員警透露:「根據經驗,車輛在被追撞時,車上的人員會有反射動作,去捉住面前的支撐物;當時助理林怡妏應握住了方向盤,而坐在副駕駛座的許瑋倫,根本沒東西可抓, 一頭就撞上前擋風玻璃或者A柱的位置,才會造成2人傷勢有如此大的差別。 4、私家車追撞計程車時,計程車當時還未完全停止前進,故手應放在方向盤上,追撞時手只要往方向 盤一壓,原告身體就可因此力道而回至椅背上,故頭部撞上方向盤是絕不可能。 5、一個計程車司機是職業駕駛,若他開車都沒繫安全帶,是多麼可怕壞習慣,但法官卻不准被告提及,真是很奇怪,難道繫安全帶保護生命,不應高於所有嗎?因為有繫安全帶,在完全無車損狀況下,是絕對不會有人挫傷;因為我及兩位朋友高速公路有親身經歷。追撞當時我是緊急剎車,若無繫安全帶恐怕也會撞傷,所以繫安全帶非常重要。 具狀人和撰狀人:高瑞棋 保證以上所述都真實(自身體驗並親自和朋友實驗及參考網路資料數據)
4
2018-10-28 21:14:4300壹、答辯事實及理由:難道台灣檢察官及法官都相信,人類可在撞擊後一秒內低下頭至90度以上,而且願意用頭(不用手)去撞方向盤比用手去擋更快.更不易受傷嗎? 私家車追撞計程車,兩車無一點點傷痕(交通警察及本人都有照片),沒有左胸壁受傷照片現場見原告2次頭部無挫傷痕跡,只有一次就醫證明及診斷書說左側壁及頭部同時撞方向盤而挫傷,願以2千元和解及請新店調解委員會調解都被拒絕,最後被檢察官起訴,原告要求30萬賠償,它不是沒工作的我能負擔,而它屬強制險範圍,請他向我投保的保險公司要求賠償原告都不理。 1、試問若你站在牆壁前50公分看公告,突然有人不小心從後撞你一下,使你身體不由自主往前,會有人不伸出雙手去擋,在追撞不到一秒時間內,竟用右臉向下約90度角以上去撞牆,而且還有挫傷照片,請問事實和證據之間你相信誰?難道用頭去擋會比用手去擋更快更不會受傷嗎? 2、在TOYOTA車主安全配備手冊中指出未繫安全帶在緊急剎車或車禍追撞可能發生4種危險:胸部撞到方向盤.頭部撞擊前擋風玻璃.身體被拋出車外.身體在車內翻滾,這更顯示頭部不可能撞上方向盤。因以我約163公分身高,方向盤最高只至我乳房附近,所以在高速公路車禍死亡原因,大都被拋出車外所以頭部是不能在撞擊一瞬間立刻低頭至90度以上去撞到方向盤,希望法官大人明察。幾乎在所有的碰撞中,安全帶都可以發揮對乘客的保護效果,降低乘客受傷或致命的機會。所以不論是前座或後座乘客,都應繫好安全帶。(這是車輛安全配備手冊中所提的-有書為證) 3、舉最有名追撞案例:許瑋倫助理為何沒受甚傷,但許瑋倫卻送醫不治。國道三隊刑事組陳姓員警分析這場車禍,造成許瑋倫香消玉殞的3個主要原因,是沒安全帶保護、沒支撐物可抓及沒機會抱頭保護自己。陳姓員警透露:「根據經驗,車輛在被追撞時,車上的人員會有反射動作,去捉住面前的支撐物;當時助理林怡妏應握住了方向盤,而坐在副駕駛座的許瑋倫,根本沒東西可抓,一頭就撞上前擋風玻璃或者A柱的位置,才會造成2人傷勢有如此大的差別。 4、私家車追撞計程車時,計程車當時還未完全停止前進,故手應放在方向盤上,追撞時手只要往方向盤一壓,原告身體就可因此力道而回至椅背上,故頭部撞上方向盤是絕不可能。 5、一個計程車司機是職業駕駛,若他開車都沒繫安全帶,是多麼可怕壞習慣,但法官卻不准被告提及,真是很奇怪,難道繫安全帶保護生命,不應高於所有嗎?因為有繫安全帶,在完全無車損狀況下,是絕對不會有人挫傷;因為我及兩位朋友高速公路有親身經歷。追撞當時我是緊急剎車,若無繫安全帶恐怕也會撞傷,所以繫安全帶非常重要。 具狀人和撰狀人:高瑞棋 保證以上所述都真實(自身體驗並親自和朋友實驗及參考網路資料數據)
5
2018-10-22 23:47:4800https://www.nownews.com/news/20181022/3028602/?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nownews&utm_campaign=post&fbclid=IwAR1RKPGbj4QZIkXfgGhxNjbKa4HjkQQTSMMp1sciVuVc5QfiCVDsooa45wk 弊案 過勞通通推給駕駛就對了?以後還有多少人敢開火車?台鐵 6432 次普悠瑪列車昨( 21 )日下午 4 時 50 分發生翻覆事故,造成 18 人死亡、187 人受傷、 10 人命危。經宜蘭地檢署蒐證,確定車速超過 80 公里,甚至不排除 100 公里以上,初判翻覆原因是車速過快。 48 歲尤姓司機偵訊後,...nownews.com
6
2018-10-29 15:00:1500舉報現職基隆市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利用他當警察官員的權力拿刀殺人部分不起訴, 基隆市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殺我的時候 他是警務人員公務人員身分 知法犯法, 罪加一等。 當天晚上我被殺的時候我馬上到基隆市安南橋派出所去報案,進入派出所就看到謝建邦夫妻已經在派出所裡面,我進去派出所高舉起雙手說我被殺被謝建邦殺了結果派出所並沒有為我完成報案程序,派出所員警說我報案時間太短,我又在派出所內謝建邦夫妻爭吵鬧, 隨後就到醫院包紮傷口 ,難道這個就不算是報案了嗎, 我有錄影帶為證 ,這就是官官相護, 拿刀殺人是現行犯,沒有馬上 逮捕他 , 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殺人後 跑到安瀾橋派出所是需求庇護, 有道理嗎?有公平嗎? 我是在民國98年8月19日晚上19點35分被住在樓上的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大型工業用美工刀砍殺我, 我跟他是因為他不時的從樓上倒大桶髒的水下來屢勸不聽之下才起口角,他謝建邦拿刀砍向我的脖子是要致我與死地,要殺死我,但在當時我出於緊急我用左手去擋住才沒有被他砍死,才砍斷我的我的左手手背手筋兩條縫合30針,有長庚醫院診斷證明書為證,應當時的案發地點就在本棟大樓的一樓, 有監視器在錄影他警察謝建邦砍殺我的過程證據,很奇怪他警察謝建邦隔天就先去找了自己的同事,{ 安南橋派出所的同事 }就先去調了本大樓的錄影監視器這個監視器是用 [警察的公務基金] 所裝設的,難怪有官官相護之嫌疑, 監視錄影器調到的結果可想而知是沒有那一天的畫面,但在當時說是他謝建邦拿刀砍殺砍向我的脖子的畫面沒有錄到,很奇怪只有錄到前面一天及後面一天,就是剛好警察謝建邦拿刀要殺死我的那一天畫面沒有錄到。 當時他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向我的脖子的畫面不見了,當時我就覺得有鬼,可是因為他們家謝姓家族在地方及中央有政治勢力強大,我也無可奈何,但誰知道更可惡的事,在事發半年後,警察單位把錄影監視器主機及兩隻攝像頭全面拆除,毀滅證據,把他警察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証據,拿去滅證。 案發當時我並不知道謝建邦是警察, 我是後來 才得知他是警察官員謝建邦, 現在回想起來,難怪本棟大樓監視錄影器錄不到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畫面會被洗掉, 本棟大樓的監視錄影器是用警察的公務公共基金去裝設的,這是強大的證據,怎麼沒有給當時的承辦檢察官,這不是官官相護,什麼才是官官相護。 錄影監視器主機就裝在大樓的1樓, 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 是誰洗掉的就不知,監視器的攝像頭剛好就照在,就是我被他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的地點,他警察謝建邦拿刀是要殺死我 , [是殺人未遂罪,不是只有重傷害罪] , 懇請社會大眾評評理。 錄影監視器雖然有被洗掉,但是可以用科技還原的技術還原當時的警察官員謝建邦拿刀砍殺我的案發經過。 奇怪的事為何警察的公務基金可以用在民間的住宅內呢?這個就是我不懂的地方了? 懇請社會大眾評評理, 有公道嗎?有公平嗎?有正義嗎?
7
2018-10-24 23:35:3500案號:107年度審交訴字第80號 壬股(原洪股107年度偵字第17385號)-台北地方法院 為 原告證據不足且對原告左胸壁及頭部同時撞上方向盤之事件,提出答辯事: 壹、答辯事實及理由:難道台灣檢察官及法官都是武林高手,不但可在撞擊後一秒內低下頭至90度,而且願意用頭(不用手)去撞牆壁嗎? 私家車追撞計程車,兩車無一點點傷痕(交通警察及本人都有照片),沒有左胸壁受傷照片,現場見原告2次頭部無挫傷痕跡,只有一次就醫證明及診斷書說左側壁及頭部同時挫傷,願以2千元和解及請新店調解委員會調解都被拒絕,最後被檢察官起訴,原告要求30萬賠償,但它屬強制險範圍,請他向我投保的保險公司要求賠償原告都不理。 1、試問若你站在牆壁前50公分看公告,突然有人不小心從後撞你一下,使你身體不由自主往前,會有人不伸出雙手去擋,在追撞不到一秒時間內,竟用右臉向下約90度角去撞牆,而且還有挫傷照片,請問事實和證據之間你相信誰?難道用頭去擋會比用手去擋更快更不會受傷嗎?但檢察官既已起訴,表示他們相信人類可以在撞擊後一秒內低下頭至90度,然後用頭去撞牆壁,因為 頭部比雙手堅硬且比雙手長,可以更快低下頭而且受傷更輕嗎? 2、一個計程車司機是職業駕駛,若他開車都沒繫安全帶,是多麼可怕壞習慣,但法官卻不准被告 提及,真是很奇怪,難道繫安全帶保護生命,不應高於所有嗎?具狀人和撰狀人:高瑞棋 保證以上所述都真實(自身體驗並親自和朋友實驗及參考網路資料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