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 | 2017總體檢 | 舊文查詢 | 按讚粉絲團 | 關聯粉絲團 | 標籤建議 | 網域分布 | 連結資源 |

立法委員李鴻鈞 在 7 天內發文

排名粉絲團時間分享按讚圖示內容
1
2018-12-15 15:05:2000老宋應該再次化身小宋,穿白襯衫,卡其褲,開直播,針對現在各種問題直接開藥方。如果蔡政府聽進去了,整個國家發展好,大家就能再次印證老宋的實力。 如果蔡不聽,國家繼續爛,小宋持續累積網路聲量,持續對國政提出建言,網民們覺得有道理,自然會跟隨,就會形成一個力量。到時候,人民希望小宋出來選總統的呼聲自然高,網路募資選舉經費也不會是難事。 問題在於,宋主席和黨高層,究竟有沒有心救國,還是只是着眼於個人與黨,像看戲一樣看著別人發展,而自己無任何做為。那麼親民黨消失,指日可待了!!
2
2018-12-10 16:09:1000委員:山地鄉的漢人就像4等公民,不但辛苦開墾的土地沒有所有權,花錢買的土地被搶走!沒有參政權,連生存權都要被原民會迫害,政府縱容原民會每年編列預算對漢農提告收回土地,而把漢農辛苦開墾的土地收回給原住民抽籤分配土地,這種不公不義!原民會在原鄉就像土皇帝迫害漢農,製造原漢對立衝突仇恨,這種差別待遇 漢人的土地也是被國家拿走,但到現在沒有立委願意出來幫忙,原住民有優秀的立委和議員不斷幫原住民爭取權利。 但漢人就好像孤兒一樣沒有人理會 漢人在山地鄉是孤兒 山地鄉的孤兒 山地鄉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長繭的雙手有墾荒的蒼桑 留汗的身體有受傷的苦痛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山地鄉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原民會想要你心愛的土地 親愛的孩子為何你哭泣? 多少人在追尋解不開的正義! 多少人在寒夜裡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道理? 山地鄉的漢人,政府不照顧,又遭受原住民官員欺壓! 憲法第5條規定,中華民國轄管內境,各民族一律平等。 漢人與山胞一樣,都居住在山地鄉,同樣在窮鄉僻壤謀生活,為何漢人地位,要比山胞低,山胞有了原住民身分,福利就比漢人好,政府只照顧山胞,不照顧漢人,這是平等嗎? 憲法第7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選罷法卻規定,山地鄉鄉長及原住民區長候選人應為山地原住民。同在一個選舉區內,選罷法的規定,公平嗎? 憲法第129條規定,本憲法所規定之各種選舉,除本憲法別 有規定外,以普通、平等、直接及無記名之方法行之。」 漢人與山胞同樣,世居在山地鄉,若無違反選罷法第26條所列事項,漢人卻因不具山地原住民身分,不得登記為鄉長候選人,這種以身分歧視漢人,剝奪漢人被選舉權的選舉,公平嗎? 憲法第130條規定,中華民國國民年滿二十歲者,有依法選舉之權,除本憲法及法律有規定者外,年滿二十三歲者,有依法被選舉之權。憲法明定,只要年滿二十三歲者,就有被選舉權,上自總統下至村里長,任何選舉,都應以平等方法行之,豈有山地鄉鄉長例外。選罷法竟可剝奪漢人的被選舉權。 山地鄉的漢人與山胞,地位應該平等。可是自政府來台後,就沒有平等過。 憲法保障的平等權、工作權、集會權、財產權,在原住民地區,就失效了嗎? 地方制度法第 15 條規定:中華民國國民,設籍在直轄市、縣 (市) 、鄉 (鎮、市) 地方自治區域內者,為直轄市民、縣 (市) 民、鄉 (鎮、市) 民。 依本法(地制法)規定,凡設籍在山地鄉或地方自治區域內之鄉民,自山地鄉改制為自治鄉(區)之日起,都屬該自治區或該鄉之人民,若屬原住民自治區,全區區民都是原住民自治區之原住民。 依憲法第5條: 中華民國轄管內境,各民族一律平等。憲法第7條: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憲法條文已有明確規定。各種族ㄧ律平等,無論在法律上、種族或階級,應ㄧ律平等。在自治區或鄉內,每一位區民皆應平等,都是自治區的原住民。換言之:原住民自治區內的山胞,稱山地原住民;原住民自治區內的漢人,稱平地原住民。離開原住民自治區者,皆喪失原住民之身分與保障。成立原住民自治區,豈是山胞劃地為王的特區。不受憲法規範。 依原住民身分法第 2 條規定:本法所稱原住民,包括山地原住民及平地原住民,其身分之認定,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依下列規定: 一、山地原住民:臺灣光復前原籍在山地行政區域內,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或直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民者。 也就是,臺灣光復前原籍在山地行政區域內,且戶口調查簿登記有案者,都屬最早之原始住民,而不是山胞才是原住民,若以山胞才是原住民,這是種族身分的歧視。錯誤的認知,造成山胞,無論居住於山地鄉或遷居於都市,都是原住民。造成自日據時代,就設籍居住在山地鄉的漢人,反而不受保障,長期被矮化,遭受到政府不公平的對待。 這種原住民身分的種族歧視,造成漢人與山胞之間的種族不平等。在同一區內,政府只給山胞(原住民)土地、福利、補助;漢人則無,包括參選鄉長的權力,都被剝奪。 山胞仗著原住民身分,剝奪山地漢人的參政權,包辦鄉長、原住民縣議員、原住民立法委員名額。 原住民縣議員、原住民立法委員名額,本應漢人、山胞,各佔有一席。平地原住民縣議員、立法委員,屬漢人名額;山地山胞縣議員及立法委員,屬山胞名額,原漢才能彼此制衡,豈能兩席都由山胞包辦。以致漢人無法參與山地鄉(原住民)的立法與原住民權益的執法。形成原住民的各種法律,只保障山胞(原住民),而不保障山地鄉漢人的偏頗情形。 最近(山胞)原住民官員執法,更變本加厲,假借原住民保留地之名,奪取漢人耕作之土地,借公權力強拆漢人祖屋,例如:南投縣信義鄉,臺中市和平區的實際案例。若政府再不重視,以後必定會演變成,原住民與漢人的種族衝突。 山地鄉的原住民保留地,在省政府時期,管理機關為臺灣省政府民政廳,所有權是中華民國。故山地鄉的漢人與山胞,各自耕作,共生共榮,相安無事。唯省政府精簡後,山地保留地的管理機關,改由原住民委員會管理,所有權仍是中華民國。原住民委員會,卻假借原住民保留地總清查之名,將其管理的山地保留地及山坡地,無論現耕人是漢人或山胞,全部列為原住民保留地。也就是將中華民國的土地,全部視為原住民私有土地。 原住民的鄉長、縣議員、立法委員,再修改原住民法規,以法律訴訟手段,強取豪奪漢人的家產、土地。毫不把中華民國的憲法、法律規定,當作一回事,視中華民國政府為無物。 原住民就此上下其手,杭瀣一氣,將信義鄉等地的山地保留地侵吞,改由原住民抽籤,朋分漢人祖先耕作迄今的家產。 原住民保留地的設立,是讓原住民在山地生活得以保障,到了107年完全改變性質,原住民委員會成立後,主導原住民參政,在全台對原本生活於偏鄉的漢農霸凌欺壓,所有原住民節目都是討論,如何爭取更多的土地,如何搶奪漢人土地, 共同生活在同一區塊且從事相同的耕墾開發種植,共同的經濟活力大致相等,理論上實力都差不多,差不多的困苦弱勢,如果有差別也是差在努力程度而己,然執政者為"照顧原住民",照顧的資源卻是從共同生活同一區域的另一半弱勢族群,平地原居民手中豪奪霸取,這樣對克苦耐勞的平地漢人公平嗎?